致”青蛙“


  我一贯是个沉默的人

  而沉默是种病

  我至今未好

  我见你时

  你就是个乐天派

  纯到没有一丝泪角

  教院的时光匆匆而过

  就像一条河

  默默地划开了什么

  我不善营造快乐

  但我更不愿见到你的悲伤

  此时,愿你做笑脸的太阳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章666-私人文学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