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说自话


  一片乌云悄悄的压近了,头顶多了一片飘忽不定的雨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噼噼啪啪的掉落下来,砸在人流中,也砸在路边的绿茵里。我从新华书店的窗内远远地望着窗外,从天空望到地面,盯着这条正被翻新的解放路,深深的要将视线刺进地心里似的,刺进也会有故事的千秋尸骨中,追踪那久远的遗痕。

  昨天又颠簸了一路,提着行李,行色匆匆。大巴里沉闷的就像在举行一场重大的哀悼会,空气也凝重的死了一般,闷热异常。身旁的一位女学生不知道什么缘由啼啼哭哭的演奏了一路。两耳塞着耳机,弯着腰头枕在摊在膝盖上的双手上,身子一颤一颤的起伏着。我看得都想笑了,眼神渐渐弯曲到了路边的青山间。唉,我都变得如此的喜欢幸灾乐祸了。

  端午刚过,高速路上往来的车辆不免多了点。我也有幸第一次目睹了被堵在高速路上的场景,被足足耗掉了一个小时。哀哀的小雨,窸窸窣窣的浇灌在了这静止画面中,焦急的心情被服了一剂注定要迟到的药丸。也就心安理得了。 到达晋南汽车站时,街上的路灯已经齐刷刷的开始为人们服务了。

  我真想张扬的喊一声。证明我这个小丑又来了。

  从去年离开到现在为止,半年的时间一转眼就溜走了,那样无声无息,又那样微有叹息。关于考试,我估计是在努力找罪受,我做不到足够的努力,也没有了足够的耐心了。但不否定这些年断断续续努力。关于自己,自己就是自己,就是这个样子。但是我真的沉默太久了,被封印了似的。对于往事,我可能顾念的太多了,过去就是过去了,就不要在回想了。我要脱掉这件陈旧的外衣换件凉快的夏装。问题不在高高的天上,也不在触摸不到的远方,就在实实在在的眼前。在自己心里。我想就这样安稳下去,不想再有什么。我想去做一些该做的事,不想在观望在退缩。自己都把自己活圆了,人应该鲜明的活着,有棱有角的存在。

  要是不出以外的话,这家开化寺网吧又将成为我的常客。我这古老级会员又派上了用场。

——2016.6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章666-私人文学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