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导航: 首页 > 随笔300字_随笔集 >


  一个混沌不堪的下午时分,天空被堆积的乌云压迫着,大地就像黑白交卷一样暗淡。

  几个月以来,我都被苦闷的情绪压抑着。趁着天阴出来散散步。为了避免遇见别人也为了省去那些烦人的礼节,我独自溜到了山上。

  山上风很大,沙粒、小草、还有我的头发被风肆意地折磨着。我甘愿这样被自然欺凌一番。最好来点雨冲洗一下半死的灵魂。

  谁知雨没来,风也去了。我叹口气,望望这不会给人惊喜的天空。我还是回去吧,毕竟一个人太凄凉了。

  就在下山的途中,我发现了一条陌生的道路。从小到大,随不敢说这片山的每个角落都去过,但也不至于连下山的路都不清楚吧!

  怀着好奇心顺着这条陌生的路一直走了下去,来到一个村口。虽然这村庄也是红砖红瓦方块房,花草树木也没有什么奇怪的。但就是不曾来过,很是惊奇。村口的墙壁上东倒西歪字迹模糊的写着三个字:增加庄。

  我一边继续往村里走,一边疑疑惑惑的。“增加庄”根本就没听过这个村名呀!这时,迎面走来一个赶猪的。这猪有点瘦,四只腿却有大约一米长。这可足足把我惊呆了。而后又出现了一位貌似刚刚放学的小女孩。我急忙叫住她问道: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虽然我已经看到了村名,到底问一下比较踏实。小女孩仰着头兴奋的答道:“这是增加庄,增是增加的增,加是加法的加,庄是村庄的庄。”说完她又得意的笑了笑。

  她的热情友好并没能给我带来一点快乐。反而满满的惊疑和恐惧注满了全身。先前那愁云密布的脸色估计以被苍白取代。同时我又担忧父母要是找不到我一定会很伤心的。一时五味杂陈,愣愣的呆住了。

  小女孩貌似看出了我的心思。她轻松的说到“我带你出去。”听到这样的话就像握住了一棵救命草,我如饥似渴地望着小女孩。小女孩匆忙地把我带到了一个房间里,打开了一扇贴在墙上的门。门外是一条向上爬的山坡,不是太陡。两边被各种小树枝遮住了。小树枝上都是刺,根本无法用手抓。我都没看见小女孩是怎么爬上去的,但她确确实实已经爬上去了。

  “快点上来!”她急促的催促了我两下。我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。胡乱的也爬了上去。看到我爬了上来,小女孩欣慰的笑了笑。

  我不知道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。但就在我惊疑未定的时候,我们窜出了树丛,一直爬到最高处。小女孩胸有成竹,脚步和兔子一样轻盈。每每都快我一步。

  来到最高处之后,我看到对面又有一个村庄。小女孩说那是“雪儿庄”。接着她又说到前几天那里还下了一场雪。她说的那样欢快好像那雪很美丽很稀奇似的。就在这个当口,小女孩来了句:“咱们往下跳吧?”我一时还没反应过来,还处在对一切都惊疑的神情里。小女孩抓住我的手就纵身跳了下去,都不容我给出一个肯定或否定的答案。这时,我才看到下面是悬崖。

  我们最后落在了山脚下。我看到小女孩走到一块岩石面前,用手拍了两下,岩石上开了一扇门。小女孩弯着腰走进去后门就自动关上了。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就在了外面。此时,西边的落日静静的散发着余晖,我望着夕阳反而把心里的害怕给遗忘了。

——2016.5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章666-私人文学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