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到西安


  有时候,有些事情是不需要记载心上的。心只有一点点大,不能载得起全部过往与不快。

  火车哗哗的奔向前方,从一个目的地奔向另一个目的地,只有窗外的景色在不断的远去,而火车具体到哪里了却无关紧要。看着窗外平淡的景色,有许多景色就是刻进记忆里的,而又沉淀到岁月里。我看到天色渐渐的暗了下去,直到火车上的人群都昏昏沉沉的睡过去,又直到一个个站点的抵达,我就起来随着人群下了车——西安,我又来了。

  我第一次来西安的时候是在两年前,当时很不愉快,因为遇到了传销的事情,我对于这座古城由原来的敬畏变成现在深深的厌恶。车站出来就能看到一睹长长的厚厚的城墙,一看就是历史留下的岁月痕迹。在西安这座城市,一睹城墙就可以证明他曾经的辉煌。毕竟十三朝故都所在地,历史悠久。随着人流,我一直走出车站,在夜色下看着手机,直到太阳升起,直到现在我才第一次分清这里的东南西北,我之前以为的北其实是南,而我以为的南却是北。

  一夜火车一身疲惫,现在能支撑着不瞌睡的精神动力就是一个人。一个即将谋面的人,而现在却变成了永将不会再见的人,一个人从认识到交恶只需要一件触动内心底线的事,或早或迟,某个时刻就来了,如果注定会交恶。这个人就不提名姓了,我希望早点从大脑中剔除这一块结疤的记忆。

  传销对于我来说本应该是存在网络中的一个社会现实,可是只从我开始来到西安,传销这个字眼就不再是那样的高高在上了,瞬间与我有了亲密的接触,从旁观到主角,都在这个文明的故都一步步的实现了。致使我深恶痛绝这座古城。大雁塔外的那座唐玄奘雕像,在阳光下在众人中已经变得伟大了许多,而大雁塔也变得闻名内外,这一次我转悠了一边大雁塔,现在就变成我到了西安唯一游玩过的名胜古迹。

  要是每一次不快的经历都能化成肉体上的一块铠甲,那该多好,有多痛苦就化成铠甲的厚度,时刻提醒平静的日子是多么值得珍惜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章666-私人文学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