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年以来(一)


  不知不觉年又近了,近的又要把人逼大一岁。有人是路盲,迷路没的说;那我就是时盲,迷糊的没有时节。即便如此,我也依旧被年告知,一年即将结束,一年又将伊始。静下来,又想写点东西了,自娱自乐一下吧。记录一下这半年以来的事迹。(与人名有关的统统略去。)

  时间可以追溯到七月份的末尾,那时我尚蜇伏在长治松树街的出租房里,失业失意的都变得与猫一般了,白天睡觉夜晚出去。偶尔也做做试题,应对一下考试。

  在此之间,去了一趟平遥,拜访一下大名鼎鼎的平遥古城。那天下午有点阴阴的天空,略有一片阳光。看到古城墙,我就下车了。对城墙里面充满幻想,或者能见到一些惊奇的东西。略略弥补一下晕车的呕吐感。但除了人来人往,和偶尔迷了一下路之外,再就是一个专心看书的姑娘引起了我的注意。相比之下还是夜景更有趣味,也可能是因为有了朋友的引领,别有一番兴趣吧。我现在又想起她说的那个睡觉时戴在头上可以去除噩梦的东西了,或许真的有效。

  次早,我又坐车到了孝义,因为到孝义也不过两个小时左右。在学校时就多次说要去青蛙家看看,总是拖拖的都拖到毕业了。这次就圆了这个拖欠的承诺。青蛙依旧阳光满满的样子,并没有因为一些变化而变化,还是我认识的样子。他穿着拜仁慕尼黑球队的球衣,在政府对面的广场上等我。

  在他家打扰了两天。这间此有顶着炎热的太阳去他们的圣西湖公园玩了一上午。一路上都是他滔滔不绝,我偶尔才说两句。公园围着一条湖泊建成,南北走向。湖水很深蓝,蓝得像藏了一颗宝石。晚上,躺在床上又听他说了许多与文学有关的话语。令我耳目一新,看来他的书真是没有白看。谈的很欢,直到很晚才睡。他说他每天下午都会去他奶奶家一趟。他奶奶也是个很开朗的人。很有修养的样子。就连我这样敏感的外人都没觉得有一点不适宜。在往回走的路上,我对他说你真幸福,每天还能去看看你奶奶。他笑了笑,很坚定的说:“那是!”其实,我在想我去世的奶奶,想我妈,想吵架,想小时候。
——2016.2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章666-私人文学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