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年以来(二)


  在长治隐居了两个月之后,我又要开始工作了。不论曲折多么曲折,前进是永远的方向。就算你在纠结,在失落,你都得走出去继续迎接风雨,只要你还活着。

  我第一次坐卧铺,就被告知晚点四个小时。凌晨十二点的长治火车站人少的寥寥无几,都还是东倒西歪的睡了,或者三四个人在一起斗地主。虽然是夏天,但我倍感寒冷孤寂,搂着自己,望望行李,又望望单调的夜色,回想已经回想了很多次的人和事,愈觉得想哭,又想笑。偶尔打开手机看看群主又在群里聊些什么,看看有没有可以打扰的人。

  记得那时我都不会微信购票,那张卧票还是群主帮我预订的。生活中总会有些小感动温暖着人心。想想那时认识的乔老师,张女士还有群主,虽然我们都很陌生,不曾见过。但并不影响可以说说苦恼的事情。感谢你们!

  天快亮的时候,我才上了车。离开三年后又要去太原,不知道当时有什么感慨。但我是个怀旧的人。昏昏沉沉的睡了一会儿,躺在上铺总能感到火车晃来晃去的,满满的不安全感。但那又怎么样呢?

  到太原后,在漪汾桥附近工作,具体名字我就不说了。总之这就是一个骗子。折腾了半天就是这样一个结局。当天晚上,和我同在一个宿舍的老乡和我说了许多实话。那晚我都没有睡着,不知是害怕还是绝望。第二天我就不辞而别了。

  吃一堑长一智,也不是什么坏事。反正都会过去的。只是遇到沮丧的事连个可以说说的人都没有,难免很痛苦。拿着行李站在路边,都不知道能去哪。这时我真是觉得长在路边的小草树木都是幸福的,不用迷茫,不用选择,不用挣扎。犹豫再三,我觉得还是给鹏鹏打了个电话。鹏鹏说:“你过来吧!”――万柏林西山白家庄。

  今年的财运烂得很。不仅当时带着的钱已经没剩多少了。就连外边我还欠着别人的钱。但头次去鹏鹏家我总不能空着手吧。再说之后的吃喝还得花钱。还好,我有一张信用卡,就透支了500元。这事直接导致一个月以后,我不得不向朋友借钱还钱,只要能联系的人我都开口了。

  鹏鹏一个人住在新家,这样我就少了不少拘束感。他父母住在官地广场,我和鹏鹏去过一次,顺便买了点东西。我把那只对我已经没有多大意义的“小白”和读了一半的《海子的诗》都送给了鹏鹏。权当一点心意吧!这样我就在鹏鹏家打扰了半个月左右。
——2016.2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章666-私人文学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