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年以来(三)


  今年或许与医院有缘,先是两次到医院看朋友,一次在省政府对面的眼科医院,一次在青年路。一次被大雨淋了,一次被心情淋了。这次却要在医院工作了。

  九州医院在火车站附近,原先这里是海鲜市场,以往每每去火车站时,总有满满的鱼腥味刺鼻到想要一步就能跨过去。如今海鲜市场已不知哪里去了?满满的广告牌代替了原来的商铺,高大的隔绝了回忆的墙。

  其实,最惹我回忆的是就在附近的教院,上马街,五一路的小书店。我常常感慨我为什么又来到了这个地方?难道是缘分未尽,或是引我来顿悟解脱?我宁愿相信是后者。

  虽然每天都在教院附近,但是我没去过几次。我自己去过一次,和鹏鹏去过一次,和青蛙去过一次。在站在又陌生了的教室门口,听到里面有人,想进去看看。徘徊了两次,鼓劲推门一看,依旧有四五十号人的样子,一问原来是政法系的。大家都在看电影。我就在原来的座位坐了一下。真是触景生情!――“大家已经走远,而我却站在原地头晕目眩。”

  这些都会让我想起两个人,一个在我来说还是好朋友,在人家来说估计什么也没有了。想起这个人我就觉得冷的颤抖(白木)。一个人已经模糊了。那也是今年回家之前去了晋祠一次之后,我就完完全全释怀了(享耳)。看看天空依旧那么蓝,我也就安心了。不论怎么样,我没有对不起谁。

  相比之下,我去小书店的时间更多。每天六点下班之后,我都会在小书店坐一个小时看看书。这几个月下来,看完了《名人传》、《追风筝的人》、《西游记》还有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也重看了几章

  。十二月的期间,青蛙来过一次。他卖了一本《莱克夫人的情人》送了我一本《呼啸山庄》。虽然送书在我看来已经变得是件不吉利的事了。请客吃饭都是他掏的钱,很是过意不去的,还好去西安时买了一件纪念品就送给他了。那时去了西安一次,又还了别人的钱,再就是卖了其他一件东西。我就身无分文了。每日三餐我都赖在食堂。青蛙是我最好的朋友,我也就不打肿脸装胖子了。

  金秋的顺风微微摇曳了两下,就落了许多秋叶。秋天一个最美好的季节,淡淡的不热不冷,很有诗意。那时节去阳泉参加一次考试,沿途的秋景,迷醉了我一车的时间。再者就是入冬以后,我又去西安咸阳了一次。本来对西安这样的古都还怀有一腔历史文化感的热忱和敬意,但是凌晨一点到站后的那一夜发生的事情,真的领我在踏出旅馆的时候,都不知道哪条路面是安全的,哪条就是一个等人的坑。

  这些我在别的日志里已经写过了,就不赘述了。

  再说说医院和工作的事吧。这家医院是一家民营医院,大小领导都是福建莆田人。我们网络部由微部门、咨询部、竞价部组成。我们微部门分为两部分,一部分人做优化,每天就是更新更改网站;另一部分就是我们,每天发新闻源,发微信文章,做最没用的百度知道,再者就是更新网站。总之就是利用网络平台宣传医院争取更多的病人到诊。突然觉得网上的东西真得不可信。也觉得网络真是个大平台。有利有弊的双刃剑罢了。

  我们的宿舍就在医院的四层,皮肤病病人大多数是不需要住院的,所以病房留给我们住了。我们宿舍住着三个人,一个福建人,咨询部的boss,一个来了两年多的竞价部门的。在这之间走走来来又换了好多人。这统统都是轻描淡写的过客,自己看别人是,别人看别人也是。只有当你明天按时对着电脑滴滴答答的时候,才会思考一下这单调的人生。。。
——2016.2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章666-私人文学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