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论白天走多远,到晚上终须回到原点。

  ——致

  听到老板的传唤,他已心中有数,不想应验了。突来的变故,就像上午徐徐上升的炎阳,变得越来越浓越来越烈越来越让人担忧。一瞬间之后,迷茫无力在此成为他白天夜里的主旋律。。。

  离开不是第一次,也不会是最后一次。像一份刻写这命运的天书,看不到也看不懂,但它确实存在,正在一点点的演绎给你看。他已经习惯了,就连难受都不似先前那般热了,冷得很。

  晨光还未再次入侵这间孤寂的房屋时,黎明是那样的安详。他再次听到了马路上清扫街道的声响,这回他听的更加清晰了,不像往常睡梦中那朦朦胧胧的杂乱声,这回这声音变得高大变得需要膜拜。

  他的思绪还停留在昨天的阴云里,那可怜的神经,又不知在睡梦里又翻出多少陈年往事,也不知又有多少熟悉的嘴脸有加了爱恨搅入梦中。这块阴云不是最恶的那块,也不是最大的那块,更不是伤心痛肺挥之不去的那块,反而这是块温和的不能在温和的阴云,然而这却是一块让他心神超重的阴云。

  他不吸烟,却想吸了;他不常笑,却看见什么都想笑了。他哪都不想去,就想在这间彼此相知的屋子里,保持沉默,坚守沉默,品味沉默,思索沉默。像屋子囚禁了他,却是他囚禁了屋子;像外界遗弃了他,却是他遗失了自信。。。

  ——2015.6

《渡》有2个想法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章666-私人文学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