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里梦外(四)


  虽然过去了,就不应该在追忆。追忆过往会老了心情。但是写出来留给自己或者别人,也许是有意义的。

  教院不大,终是教院;世界很大,与你无关。说到教院但不是教院本身怎么样,而是在那里认识的人有的事可以回味一下。

  青蛙,是我在教院遇到的最好的朋友。初次见面,除了惊讶他的脸白之外在没别的。之后才发现他的乐观在我面前就像一座无法企及的大山。可能某些东西阴差阳错吧,所以这份友情才能走的这么长远这么坚固。祝他永远安康乐观。鹏鹏,鹏辉,宝剑,柏淑霞,郭晋群等都被时间空间隔阂隔开隔远了。就算我怀有怎样的情感也是自悼自怜。可能我就是谁说的那样和别人不一样。我也许就是那种“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”的。

  要是时光能够流转,我就用在教院的时光阅读大量的书籍;要是时光能够流转,我就试着和班里的每个人说上一句话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章666-私人文学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