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里梦外(十一)


  生活,在我们这些弱小的人,就是大海。我们是水。不知道下一刻是要东还是要西。我们无权选择,只有默默忍受与顺从。

  记得,在一个秋天的时候。落叶优雅的飘落。大舅家的院子里还有那么两三棵笔直高耸的杨树。立在院子当中好像秀着自己这还不错的身材,有好像在守卫家园。

  那时舅母还在,那时他家有一只幸福的猫,那时爸爸他们在一起打铁。那是个火星四溅,烧红的铁变得柔软了许多,就想蜡烛一样经不起敲打。我每每都很好奇,不过我是让走进的。只能远观。火星就像活了似的,生机勃勃的在黑屋里涌向四方。

  我记得当时有部很火的电视剧——《小李飞刀》,我是贪图电视才去的。我外公就是铁匠,虽然我没见过他。听我妈说,外公脾气暴躁。外婆在我八岁的时候去世的,我记忆中她也是身穿一件黑衣服,小脚。也不记得,有过什么言语。为什么老人都不给小人留点有用的话就去了?

  那时的村里还没有路灯,只有一个夜晚买果丹皮的小摊位。我们三个小男生被我爸安安稳稳的叫在那里。跪了结束了为止。应该有晚上十点多了。我去买了一个一毛一张的果丹皮,可能是那个老人眼花了或者发善心无意中多给了我两张。这么伤心和开心的事所以记得很清晰。

  愿岁月安好!可好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章666-私人文学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