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里梦外(十四)


  我写出的可能重要,但我没写出的也不是就不重要。只是零零星星的,不完整不连贯,但务求真实。有可能的我会修改一边,只是有可能。

  说一下我的兄弟姐妹们吧。我家姐弟两个。我姐姐叫李淑琴。除此之外,我两个姨家的姐妹与我们年龄相仿(我最小了),两个舅舅家的情况特殊,我姑姑家的也都大了,再者关系也不这么好。大姑家本是同村的,一年我也只去一次。也是因为不去不行。小姑家已经有多年不来往了。

  我小姨家,一男一女,男的(李亚魁)是哥女的(李梅)是妹,不过是同年出生的。我哥(李亚魁)他向来脾气就火爆,不过为人很开朗。李梅呢,一笑就有一对小酒窝。她算是我们姐妹中比较伶俐的一个。我大姨家,一男一女,女的(郑霓霓)为姐男的(郑杰)为弟。霓霓比我们都大几岁,是我们姐妹中最大的。我几乎不记得与她说过什么话(就是其他姐妹我们也没怎么交谈过),她也是挺开朗的一个人。郑杰,我们同岁,小时候还在一起玩的很好。可是也很少说话。可能我们都比较内向吧。他是我们姐妹中学习最好的一个,一直是我们的榜样。我小舅家有个女儿,比我小八岁。她叫论瑞谨。从小我们都就很惯着她,是因为她不是亲生的。

  接下来就是我姐了。我姐比我大两岁。我一直觉得我姐就是我家的另类。因为,从小我就觉得我姐是个不讲理的人。特别是与我争抢电视时,从来就不让我。不过,每当我看到我妈批评我姐时,看到她哭,又觉得对不起她。当然,还是愉快的时刻多一点。

  我姐没有我家人身上共有的一点——随和。所以我觉得她另类。不过,我姐能说能笑倒是起到了调和气氛的作用。最近,我姐都可以反过来批评我爸妈了。我是从来没有的。

  要是我家人性格都比较软弱的话,我姐就比我们都强硬了。我姐就老说我,“你这小心眼,什么事都放在肚子里。自己瞎想!”

  现在,我姐都成为有两个孩子的妈妈了。好像很快就能看到,孩子长大妈妈变老的情形。

  祝我所有兄弟姐妹都安康!

  我希望有一天,我内心是温暖的,而且也能温暖别人。我不颓废,不恐惧,也不沉默,是阳光的。不再是孤独的,不是悲哀的。一切都很温暖,很幸福。保佑我!

  ——2015.9.6(完)

 

《梦里梦外(十四)》有1个想法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章666-私人文学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