吵架


  小时候,我最大的愿望就是:马上长大,离开这个家,再也不要回来了。时至今日,这个有点淡化的愿望依旧没有完全熄灭,时常会被点燃。

  从我记事起,就被家里的吵架包围,被不和谐的画面笼罩。所以我能体会到家庭不和给孩子心灵造成的伤度和深度。我羡慕那些家庭和谐的伙伴们,羡慕单亲家庭的孩子,甚至羡慕无依无靠的孤儿。至少,他们不会被吵架绑架,被泪水浇灌。

  到今天为止,我已经不恨我妈,不恨我爸,不恨我奶奶。在宿命的轨迹上本应该有此一节,是我太傻。傻的失去了许多快乐,傻的不爱说话,傻的满脸忧郁。总之,我入戏太深,包揽了他们一半的灰暗调。

  那时,只要吵架,不论夜里或是白天,我都会溜出来。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一个冬天的夜晚,大雪“唰唰”的落了有一脚深,路上只有昏昏的路灯。我一个人游荡在路上,含着泪水,和雪花做伴。那时,感觉生活就那么一点点,不会有变化。伤心和雪花一样,没人理睬,没人关怀。很多次,我都在想出去就不要回来了。要是真的走了哪有会怎样?

  我妈并不是不关心我。有一次胃疼,特别厉害。一连三四天都没好,肚子里的肉被人拉扯着似的,隐隐作痛。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,就连安静都做不到。疼痛的特别厉害就哼哼几声,心里默想着快熬过去吧。我估计在身上砍两刀也不过如此。看到我妈想帮我又帮不了,焦急的样子。我很开心,因为我感觉到了她对我的关心。这是这关心比起不休不止的吵架显得太轻微,给的温暖比不了泪水。

  零三年,我开始念中学,开始住校,终于可以离开家里,可以小小的摆脱家里的阴影了。那年,我奶奶也去世了。我没有伤心,我甚至庆幸,庆幸再也不会有吵架了。但并不如我所愿,只是积压的痛苦酿成了一次嚎啕大哭。那次哭太厉害了,没有掩饰也没有压抑,周围的人都听见。也不知道当时哪来的那个勇气。可惜,家人并不知道,我是多么想让他们知道,让他们我的痛苦。我常常觉得前半生我流的泪已经够多了,多的后半生或许都用不完。伤心太多了,就不会哭了,会笑。

  小时候也是有快乐的回忆的,只是不是来于家里,而是来于外人。当时,我和晓杰常常一起到山上玩。走在野外,走在松树底下,走在岩石上,要是迷路了,我们就安原路返回。就像探险一样,去山上猎奇。我就是他的随从,他也就我这一个随从,向东就向东,向西就向西,只要不要返回那个正在吵架的家里就行了。我感谢他就像感谢青蛙一样,在我孤独的生命里送来一片快乐的阳光。

   ――2016.3.7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章666-私人文学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