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眠


  失眠了,这两天都有点失眠。十点醒来,就一直没有在睡着。我一直觉得是因为枕头太软了,让我觉得枕的不安心,拿掉枕头后依旧没有睡着,身体与被子纠缠的翻来覆去,就如同脑海里翻滚的思绪,心烦。想看看手机吧,可是手机没电了。这可不好,没电的手机简直就是废了,而且依赖它的安全感也随着逝去——会慌张——其实完全没必要慌,因为几乎没有电话会打进来,完全不会出现信息被阻挡的情况。慌,可能是一种惯性心理。宿舍有一道细长的光线从窗帘缺口直射进来,是窗外的路灯。我轻轻的穿好衣服,拿了手机,走出宿舍,来到东华苑对面的网吧。身上也仅有五元大钞和一些折叠的纸片,真想问问今夕是何年——怎么这样狼狈。

  还好,马上就要发工资。终于可以舒缓一下紧张的手头。在安定医院第一次领工资,怎么感觉就像好久没领过工资了。还好,其实没有那么惨。物质在匮乏也没事,记得去年最惨的一次吃碗面的钱都没有了,现在想想也真是醉了。还好,没什么,都过去了。前天,宝剑来太原,然后去石家庄。鹏鹏,宝剑,我们一起聚了聚。好久不见了,上次见鹏鹏还是在去年来太原的时候(我也是懒得走动,说好的过去找他也一直没有过去),宝剑借他的话说有两年没见了,感觉他比原来瘦了,不过现在他可是如愿了当年的当兵梦了。还好,都没怎么变。吃完饭,我们在儿童公园转了转,然后就去柳巷逛了。三个男的情人节逛柳巷也是醉了,路上也不是人太多,比起圣诞节好多了。但那也是虐狗的节日呀!但是最虐狗的还在后面呢。真是不是一般的虐。

  我第一次送别人花,之前都是送别人书,但是觉得不吉利,不送了。感觉聊天到最后要不是沉默要不还是沉默,有的沉默是为了更好的聊天,有的沉默就是大结局。哈哈,感觉和睡觉差不多,有的睡觉是为了迎接下一个睡觉,有的睡觉估计就是迎接下辈子了。

  2017年春节以来还是第一次写点东西,好久不写东西,我都不会写了。真是写的差劲了。回去睡觉啦,胃疼。。

章666-私人文学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