荒诞的虔诚


  荒诞的虔诚。世界上的任何人都怀着任何的虔诚,像贝克特的两个流浪汉一样,等待戈多,即使他永远不会来,但神的虔诚驱使 他们继续下去。除却等待,还是——

  虔诚,一个神圣的字眼,向来以其独具的魅力,吸引众多的教徒。释迦牟尼的菩提树下荫福了众多的信徒,皈依 佛门,不屑尘世的纷纷扰扰,遁入禅门净地,积德行善,恩泽芸芸众生。西方的耶稣,虽已成为过去,却以十字架 的方式永远活在信徒们的心里。以呢喃的妙音祈祷万圣的平和,敲响教堂的钟声,吟唱洗涤人心的圣经。无论是佛 教还是天主教徒,他们都赤诚的信仰着。

  无形的信仰,慰藉了苦难中的人们,给与他们无限的力量,看到未来的美丽朝阳,即使明天就是世界末日。不 言而喻,凡人们的无限虔诚,在表面有些神经质的面纱下,却也寄托他们精神世界的空虚。他们需要通过信仰来满 足精神与灵魂的饥渴感,哪怕只是一时的温饱。当然,有一部分人的造化已颇高深,已深谙虔诚的真谛,懂得昔日的沉浮只是物外。但不得不承认,有更多的人在盲目的虔诚,抑或有功利的虔诚。盲目的虔诚使人走火入魔,功利的虔诚使人自欺,恰有掩耳盗铃之势,将一切归于上帝的恩罚。

  可笑,可怜,可悲。人们的虔诚,那等待戈多的荒诞,一个牧师,在洪水来临之际,放弃努力的逃跑,而是 束手等待上帝的帮助。即使上帝派来使者,他却痴傻、执拗的等待上帝,最后升入天堂。不得不承认,牧师对上帝 的虔诚是无上的,但这种痴傻的虔诚,多么令人可气。一位牧师却没有真正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信仰,并显出一味 的愚昧。

  虔诚并不是一种静待花开的姿态,更非心若止水的表情,而是一种精神力量的添加,是一种兴奋剂的注入, 推动人类前进的动力,而不是等待上帝的真正来临。除了心境上的超越,更多入世的人应有积极的行动,而非消极 等待。

  或许戈多永远不会出现,日月永远不会聚首,但虔诚的人们可以选择一种信仰,一种力量,让虔诚不再荒诞,让 虔诚更加虔诚,虔诚不再演绎悲剧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章666-私人文学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