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去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,竟闹了一个笑话,错过了时间,没有陪同新郎去迎接新娘。在新郎家呆坐了整整一个上午 ,究其原因,无非是去接一个迟来的朋友,进而错过了这一切。其实,这是好事,——可以省去许多必不可少的麻烦。

  这个朋友不仅自己来参加新郎的婚礼,还携带了他的对象。他的对象叫个什么,我至今都不知道。不过,经过这一整天的接触,我深深的感到我这朋友是有福的。他这对象人品还不错,——虽然有一点强悍的性格,但是整体通情达理。

  我们三人错过了去接新娘的队伍,只好坐在新郎家里胡乱的吃点饭,说些话。“在我们侯马,绝对不会有这种情况,——人家来了,他们理都不理,~~~~”她愤愤的说道,“爷就没受过这种委屈!”我俩都没吱声,静默了一会儿,我们又时断时续的聊了一会儿。

  其间,在院中的帐篷下做菜的大师傅正集中心思的捣弄着炒瓢里的菜肴,伴着炉火“唰唰”作响。家里的人,大大小小,来来往往。我们不认识他们,他们也不认识我们。可谓互不侵扰。

  “亚航那架飞机又找不见了,~~·”这两天,亚洲航天公司的一架客机从印尼飞往新加坡的途中失联了。

  “这一百多号人,有玩完了 ”我幸灾乐祸的笑了一下。

  后来,他对象开始撒娇,我就走了出来。站在黑乎乎的街道上,迎着骄阳,我无意着遥望着远方,有些陌生的点了一支烟,这是我今天吸的第二支烟,这烟身笔直细长,一身洁白,夹在两指之间很是优雅。我开始想人们为什么要吸烟?就这样看着这只点燃的香烟,慢慢燃烧,慢慢燃烧。思考的问题也想不通,可能是习惯了或是跟风吧。这街面上并不寂寞,时不时就有拉煤车哄哄而过,其猛,其快。

  朋友和他对象可能坐着尴尬了,就也来到门外,我们站在街道上,左右打量了这条东西的街道。他对象又道:“我非找新娘要些糖吃不可!~·”我朋友也没有理会。其实我们何尝不尴尬。之后,我们在街道上转了一下,又回到了新郎家。

  我们坐下又聊了一会儿,就开始斗地主。玩了四五盘,各有胜负。他对象的打牌技术很是不错。她说在学校时,没事就斗地主赢东西吃。时间一长,技术就练出来了。我们说着说着就扯到了打麻将上面,我还问他们什么是十三幺?忽然听到一阵爆竹声,迎婚队伍回来了。他们都急急的跑出去了。

  后来,新郎新娘开始拜天地等等。好多人都围在里面看,我只在外面呆着,不想去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。这时我开始吸第三根烟,用手护着打火机,”答答“两下就冒出了一根娇小的火苗,烟草很容易就点燃了。我倒吸了一口气,一团烟猛猛的呛了我一下。等这些都完了之后,他俩终于出来了,没想到的是,他对象真的要到了瓜子和糖。

  ”我们什么都没有,但不能等到什么都有了再去结婚吧?“在回来的路上,他对象这样说道。他问我什么时候找对象,我只是笑了笑,没有言语。来到长治后,已经有四五点了。我去他们家吃了个饭。看着人家做饭,我吃,真是挺尴尬的。弄得我站也不是,坐也不是。特别是他对象又让我吃梨,又让我吃葡萄干的。其实,我不想打扰别人,还是一个人自由自在好。

  从他家出来后,已经天黑了。他们送了我一程,更让我觉得不好意思了。在回家的路上,我吸了第四根烟。趁着夜色,我很自然的抽出了一根烟,吊在嘴里慢慢点燃,不急不慢的任其燃烧。这可能是我今天得到的最好的礼物了。
——2015.1.23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章666-私人文学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