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去晋祠公园_晋祠公园半日游_晋祠公园夏景


  再去晋祠公园-晋祠公园半日游-晋祠公园夏景。昨晚凌晨两点的时候,我走在回宿舍的路上。五龙口街两边的住户商铺都已经一一黑灯了,估计大家都已经沉沉的入睡了。偶尔有三四辆跑夜班的出租车三三两两的陆续经过。今天这条街都来回走了两三遍,还跑了一趟晋祠公园,现在脚板都隐隐做痛了。看着天空那一轮明月,耳边清脆的鸡鸣。我想也该马上回去睡觉了。

再去晋祠公园

  每次休息都会睡一上午,然后依旧瞌睡的过完下午。好像有种念高中的感觉,睡眠被剥夺的所剩无几,每天一副瞌睡的样子。住集体宿舍睡不好,早就深刻领会过了。现在依旧是在集体宿舍,也依旧睡不好。每次都感觉那个枕头太软了,枕在上面就像陷进了大海里浮浮沉沉的不踏实,入睡之后的潜意识里难受极了。有时候半夜醒来真想把那个枕头摔在地上。

  睡到中午之后,看到赵俊杰发过来的消息。他想去汾河公园。他刚来太原对于这里不是太熟悉,对于陌生的地方还充满期初的那种好奇感。我就趁着今天阳光尚好带他去转流一下。

  起床后,匆匆洗漱了一会儿。看着空荡荡的宿舍,阳光通过厨房的玻璃折射进来撒了一片明亮的光芒。我不经意间看到赵云兵那已经搬走的床铺,空空的。多少人就像这空着的床铺一样,一旦分别之后也就空了。

  中午吃完饭后,我们开始去汾河公园,由于我这个引路人的失误。我们坐错了车,615公交车并没有沿着迎泽大街一直走下去,他要从五一广场向北驶去。我们就在广场下车了,然后我带着他从起凤街穿过去下一站做公交。当然,也就不可避免的要路过我原来的公司——太原龙城中医白癜风医院。睹物思人,往往会惹得多愁善感上心头。我想起那个安静的女生-邵静,还有就要模糊的记忆和心情。不论怎么样,曾经努力过了。

  可能是天气炎热的缘故,脚步的湿疹又开始复发了。这样的复发都已经是家常便饭了,我都已经习以为常了。就是这次有点严重,平时都是稍微有一点严重就有乖乖的回复正常了。这次却有一种来势汹汹的样子,我也不敢挠他了,虽然他会痒,也得忍下来。我可不想因为这一点点的湿疹就回家治疗。

  昨晚在空间里发了一张湿疹的照片,挠破之后的湿疹一片血红。大家看到还以为是受伤了,一个个的问候,我顿时感觉很幸福,不论是友情还是亲情这样的关心,我都需要。只有家里人,我没有告诉。因为我并不想让他们担心,也不想让他们知道的太多,也怕他们一直打电话烦我。

  去街上转一圈才发现自己穿的实在是厚了,大家都已经是半袖加短裤了。到了汾河公园倒是听凉快的,看着静静的汾河水默默的流淌着,扑面而来的风呼呼的招待着来到这里的客人。有一两个老人正在修剪道路两边的花花草草。看了一会儿,没有什么意思。我们有决定趁着时间还早去晋祠公园转转。当时真是心血来潮,现在想想脚疼还有晕车的难受,就后悔了。

  我记得第一次来晋祠公园是在去年的一月份,到现在为止也就是相隔一年了。其实,我在太原也有五六年了,一直没有去晋祠公园的想法。虽然早就听说晋祠公园。也看到街上的标语“不到晋祠,白来太原”。但是,我就是这样对于这些不怎么感兴趣。之所以去年一月份,在那个万物凋谢的冬天去晋祠公园,是因为想去见一个老同学——郭晋群。但是根本就没见到,被放鸽子啦。

  去年第一次来晋祠,就被忽悠到天龙山上去了。这次我吸取这个教训,对于那些主动搭讪的不良司机一概装聋作哑,拒之千里。晋祠公园倒是挺不错了,满园的香花细柳,雅亭古风,交相呼应。还有一片湖泊,一座寺庙。偶尔还能看到一群游客集体合影留念。我也让赵俊杰给我照了一张,但是看了一眼还是删了,长相实在是对不起这么美的风景。

  返回来的时候,在公交车上小睡了一会儿。吃完饭又去网吧玩了一会儿。到了十点左右看到一个朋友(王鹏)的电话,他说他要来过来。过来转悠了一会儿,又沿着五龙口街走了一圈。本来想请他吃点东西的,后来还是他请的我。我就是陪他转了一会儿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章666-私人文学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