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导航. 首页 > Page 36
网站文章更新列表.

太原之行 顾念难去


  看完青蛙出来医院之后,天色已经暗了,顺着府西街直走到了与五一路相交的那个十字路口,一路向下,不一会儿就到了杏花巷。向西望去,一条崭新的柏油路,宽敞无比。踏着它,我奔教院而去。一路不住的东张西望,发现改变了许多。曾经,这条路柳丝垂遍,很有幽雅情调,而如今却空空如野。而记忆中的男生宿舍,那窗外的草木,浅浅的斜坡,和那一溜平房,在夜色里都云消云散了。站在校园外,对着那不在存在的景象,久远久远,我停顿在记忆里的点点滴滴,甚至幻想,今夜也会有相识的故人,和我一样游走在教院外,发出一样的感慨,一样的回忆。

  教院变了,甚至连校名也变了。 就像毕业了的我们,都变了。变得模糊淡忘,不再清晰,直到没[……]

全文

我的生日


  金色的秋来了,依旧是那样萧瑟凄凉。令人无法躲闪回避,动不动就会碰上一身悲凉。我随着秋色,又起了惆怅。 这个季节出生的人,大抵都与生些忧郁。这样的论断,于我在恰当不过了。 今天是我二十五岁的生日。如果五十为一生的话,如今我已是半百之命了。 对于过往,就不多叙了,终是悲多喜少。那些烙在心里的,去也去不掉;那些不轻不重的,有时还会忆起,不会完全泯灭。统统这些就像酝酿人生的原料似的,起初很是欢欣,往后就一言不吭的死寂了。留下一连串难以抚平的心绪,时时侵扰着你。而后的而后,都积淀成人生的味道。 或许,我不该做这样的思考。二十五岁还太年轻。[……]

全文

心迹


  我想改变一下,但不是现在,但又恐会错过。

   ——2014.12

  来到这里已经有段时间了,竟连房租家的那只老狗也悄悄的去世了。

  在一天中午,那个和蔼的老人给我开门时,为了显得礼貌一点,我们往往都会相互问候两句(其实我是很讨厌和人打招呼的,特别是这种没完没了的问候)。这时我就问了一下那只老狗的去向,因为我已经有两天没见它了。他说,死了,后有补充了一句:“那只狗已经有十几年了。”从他的言语中可以看出那是“寿终正寝”的必然,没有什么可遗憾的。[……]

全文

吵架


  小时候,我最大的愿望就是:马上长大,离开这个家,再也不要回来了。时至今日,这个有点淡化的愿望依旧没有完全熄灭,时常会被点燃。

  从我记事起,就被家里的吵架包围,被不和谐的画面笼罩。所以我能体会到家庭不和给孩子心灵造成的伤度和深度。我羡慕那些家庭和谐的伙伴们,羡慕单亲家庭的孩子,甚至羡慕无依无靠的孤儿。至少,他们不会被吵架绑架,被泪水浇灌。

  到今天为止,我已经不恨我妈,不恨我爸,不恨我奶奶。在宿命的轨迹上本应该有此一节,是我太傻。傻的失去了许多快乐,傻的不爱说话,傻的满脸忧郁。总之,我入戏太深,包揽了他们一半的灰暗调。

  那时,只要吵架,不论夜里或是白天,我都会溜出[……]

全文

金黄色


一幅画引起的感思,思不尽、偿不尽的“金黄色”。
   ——题记

  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,我从一半睡欲一半梦境中醒来。今天又是个凉快的天气,或许还有点冷。照着镜子中眼角的泪痕,我想那曾也是有情有义的见证。

  我拖踏着鞋来到窗边,除了雨声便是灰蒙蒙的天,间或有楼下人的说话声顺着下落的雨线传了上来,我也会认真的窃听一下。对面楼上的那位母亲又开始做早饭了,炉灶声呼呼的,有种迫不及待的气势感。望着她难免会生起点触动心田的感受,会想起自己的母亲。[……]

全文